知乎“变”局:面包有了 爱情还在吗

  如果不开放生态,继续执行审核制与邀请制,今天的知乎会变成一个价值更大的“知识社区”吗?周源不愿意做这样的假设,从知乎“变”的那天开始,他就做好了接受市场质疑的准备。只是他也没预估到,这场关于面包和爱情的争论会伴随知乎至今。

 

  2011年,周源创立的知识社区知乎上线,8年时间,知乎已成长为知识付费领域的“独角兽”。今年8月8日,知乎宣布完成2.7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达到25亿美元,这个数字是其两年前D轮融资估值时的2.5倍。

  如今,坐拥2亿用户,在商业化上越来越成功的知乎在口碑上却呈现越来越严重的两极现象。周源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对他和他执掌下的知乎近些年来的变化各执一词。相同的是,他们都想知道知乎未来会怎么走。

  这是一场理想和资本的较量,也是周源的“变”与坚守之间的平衡。

  知乎的“变”

  知乎的“变”始于2013年的那场生态开放,原来小而美的“知识社区”短时间内涌入了大量的用户,原有的氛围和文化开始被稀释,平台上的内容质量开始出现较为明显的下降,这让很多早期知乎的重度用户心生不满甚至选择逃离。

  接下来,知乎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梳理与沉淀。在周源看来,当时知乎面临的情形就像《大城市的死与生》里提到的纽约复兴的时期。那个时候,纽约人口从700万增长到900万,从城市管理的角度,“必须把大部分的精力花在搞卫生、修补窗户上”。

  但他并不后悔这么做。谈到那场开放,周源说他当时只问了自己两个问题:知识的分享传播沉淀,应该面向大部分用户还是面向少部分用户?知乎是要做服务大部分人的产品还是服务小部分人的产品?周源的答案是前者。

  开放生态后,知乎一如既往的低调,专心做着自己的“慢生意”。其间,知乎用户数量不断增长,产品内容逐渐丰富。一晃眼就到了2016年,对知乎来说,这算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

  手握流量的周源开始着手知乎商业化的问题,重归流量逻辑。

  2016年愚人节前夕,知乎的付费产品值乎上线前,知乎组织了一场内部沟通会,周源在会上喊出了“变现”的口号。“为什么做这个产品?很多人老是问我怎么做商业化,我很烦,于是我就带着一个团队做了一个商业化的东西。不就是赚钱嘛。”他还开玩笑说,值乎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元。虽是玩笑,但也被外界解读为知乎的商业化“野心”。

  随后,知乎在付费领域的一系列尝试,多次将这家低调的公司推上风口浪尖。有人担心,知乎在付费领域的尝试,会否让知乎离钱越来越近,离用户越来越远。周源当时表示,发展到现在,知乎更重要的是不忘初心。

  在周源的描述下,知乎的每一次改变都和所处的市场环境有关,“所有的科技公司都是在一个商业环境下继续发展的,某个历史时期,大家对流量的追逐就是重点,某种意义来说在那个时期流量代表了很多东西,代表了你商业化的能力,代表了你的影响力,代表了你的规模、估值等等。”他说。

  而现在,知乎又在计划下一步的变化。随着用户越来越重视内容的质量,越来越追求更可信更可靠的多样化服务,周源认为,市场已经有了新的变化,数量很大程度上已经不能完全对等用户所需要的互联网提供的价值了,质量越来越重要,“未来,我们甚至可能在一个更公开的环境,呼吁大家要来更重视这个事情。”

  这两年,从周源自己到知乎都在发生不小的改变。知乎E轮融资成功后,周源给员工写了一封公开信,信的开头公布了融资成功的好消息,随后论述了知乎未来的发展场景和商业模式。

  2016年,知乎D轮融资成功,周源同样给员工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融资成功被放到了最后,通篇提的最多的是“用户”二字。在周源看来,决定公司成败的不是竞争也不是资本而是用户。

  不能不做参战国

  2016年对周源和知乎来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喜的是知识付费站上了风口,资本的不断加码快速扩大了整个市场;忧的是短时间内,知识付费领域崛起了众多的竞争者,市场快速泛红。

  那年,《罗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在2016年的跨年演讲曾获实时收视第一;喜马拉雅举办的“123知识狂欢节”销量超5000万元;“知乎Live”在10月单月收入超过1800万元,达到峰值……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169031802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