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报道高铁站安检问题 遭派出所值班电话谩骂威胁

  广州南站的公告。

  北京一媒体调查记者杨轩最近几天既愤怒又郁闷。因为那个曾数次骚扰辱骂他的电话在消停了一段时间后,在11月24日夜间又出现了!并且还发短信威胁他。杨轩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在2017年广州高铁南站安检的问题后,分别于当年3月12日、6月22日和今年11月24日多次接到骚扰电话,被恶狠狠地谩骂恐吓。杨轩强调,去年6月22日骚扰电话的号码,就是他在广州南站遭遇安检纠纷报警后,广州铁路警方打来的处警电话。紫牛新闻记者近日对杨轩及广州铁路警方进行了调查采访。

  紫牛新闻记者 宋南飞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广州南站乘车发生安检纠纷

  将遭遇写成舆论监督报道

  北京一媒体记者杨轩与广州南站的“结缘”还要从去年3月8日的那次乘高铁被当成上访人员说起。以下内容根据杨轩后来的报道整理:那天,杨轩赶到广州南站欲乘坐G68次高铁(11:15开)赶往长沙南站,在过二次安检开包检查时,包里一叠采访资料被几位女安检员搜出拿走检查,身份证和车票也被拿走。为了赶车,杨轩多次催促安检员归还,但遭遇不理不睬。直到11:08才归还。一名自称是领导的安检队长(民警)来到杨轩跟前:“包里的上访资料当然要确认,要给我们看嘛。”整个检查时间长达20多分钟,杨轩觉得事有蹊跷,便要求站内民警调取监控视频,遭拒后要求做口供笔录也被拒绝。

  于是杨轩拨打110报警,并拨打广州铁路公安处及其督查部门电话反映情况。直到下午2点整,一名自称是广州南站派出所的民警来电说,“我们都知道你投诉的事情,你现在要报警有什么目的?对于你投诉这件事,我们不管了,告诉你到此为止。”闻此,杨轩不得不重新购买了下午2点58分的高铁票。直至离开广州南站,杨轩总共在广州南站三楼候车室里耗费4个多小时。

  第二天,也就是3月9日,杨轩将这段遭遇以《记者广州南站乘车被当做信访人员,女安检员夺走身份证和车票》为题,刊发在该媒体官网上。让杨轩意料不到的是,此后遭到多次电话辱骂和威胁。

点击进入下一页

  记者发微博的截图。

  三次打来电话谩骂威胁

  其中一次对方用派出所值班电话

  杨轩向紫牛新闻记者详细叙述了报道发布之后多次遭遇谩骂的经过:

  第一次接到骂我的电话是132xxxx1147这个号码打来的,对方是男的,在2017年3月12日用2个电话号码(另一个号码已经记不清了)给我电话,他说他在北京,说看见北京共享单车都被破坏了,要向我投诉,要求我给他发稿,我提出质疑,他就说要举报我,要找我麻烦,要找到我给我好看。我知道他来者不善,怀疑是广州高铁南站的民警故意骚扰我。随后我拨打了北京110,110记录了,并要求我注意安全。

  第二次接到骂我的电话(尾号8494)是2017年6月22日晚上11点多,电话里第一句就是不堪入耳的骂人,接着连骂了我七八句后就挂断了。为什么怀疑电话中这个人是民警呢?是因为在2017年3月8日,即我在广州南站乘车被女安检员拦截发生纠纷时,我多次打电话报警后,当时就是这个电话打给我,自称是广州南站派出所民警,是给我回复电话的处警民警。这个号码我就一直保存在手机里。

  直至今年11月24日22:56,第一次威胁谩骂我的132xxxx1147这人,又给我打电话骂脏话威胁恐吓我,又给我发短信……至于他为何数次威胁我,我也不清楚,只能猜测是不是去年的报道让他们不满。

  多次投诉仍未得到解决

  广州铁路公安处:等回复

  2017年6月23日,杨轩在接到骚扰电话的第二天,即向广州铁路公安处督查室做了投诉。

  当时督查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接听了杨轩的投诉,并承诺给领导汇报后,向杨轩做回复。可是杨轩一直没有收到广州铁路警方督查部门的回复,却在11月24日接到第三个骚扰辱骂电话。杨轩11月29日再次向该督查部门追问投诉的处理情况,得到的答复依然是“向领导汇报,等回复”。

  紫牛新闻记者也向广州铁路公安处督查室询问杨轩投诉的处理情况,该部门答复采访要找铁路公安处宣教室并提供了电话,可是宣教室接听人员一听是记者采访便立即挂断电话,然后记者又多次拨打再也无人接听。

  当事人发微博披露此事

  热心网友想到查对方支付宝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169031802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