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婚礼焦虑症”:我掌控全局 完美却总缺一角

  90后婚礼焦虑症:我掌控全局,完美却总缺一角

  深夜11点半,我的手机连续爆发巨响,是“90后围城女子图鉴”微信群在狂吐新消息,有人连刷了10条文字后还不尽兴,又飙起七八条50多秒的语音信息。

  这并非什么人丁兴旺的大群,群中人不过3个姑娘:我,闺蜜阿林和小贝。该小型聊天群本是大学毕业后的闲聊场所,我们仨也非话痨,平时有感才发言,另两人附和唏嘘两句也就散了,该群长期保持着君子之交的清静和淡定。

  然而,自从今年初春,阿林和小贝都宣布在10月举办婚礼后,我们这块三人“清净地”画风骤变。

  第一转变的是主题,在此之后的大半年,这个微信群的言论都围绕两个姑娘各自婚礼的筹备进展。连群名都被阿林改成“90后围城女子图鉴”,意为我们要见证彼此走向传说中的婚姻围城,前路不易,风雨同舟;第二转变的则是热度,微信群从“周更”变为“日更”,临近婚礼一个月,已活跃成“小时更”。

  在群中,阿林和小贝是准婚礼女主角,围观的我也分到了角色——我一年前办了婚礼,遂被她们任命为“个性化婚礼导师”,须坚守于这条漫长时间轴上的每个站台,第一时间给她们答疑解惑。

  大概是性格使然,我们仨在婚礼这件事上都坚持自己做主,打造“我想要的婚礼”这条铁律不能动摇。然而,不知道是因为参照系太多干扰自主选择,还是外在客观阻力太大,透过阿林和小贝的这半年,我目睹了“婚礼焦虑症”是如何滋生、传染和加重的。

  婚礼焦虑症,一大源头是90后与父辈“婚礼观”的激烈碰撞与撕扯。父母更习惯的方式是包办代劳,在老家一掷千金找最好的婚庆公司,选择被千百对新人演绎过的“套路”模版,在大城市工作的子女按时回家“跑通告”即可。但“90后围城女子图鉴”群中的姑娘,顶着父母不悦的压力,在婚礼起点就“夺”回了主导权。

  阿林和小贝在上海、北京分别找了价格适中,气质青春的婚庆公司,自己给出个性化的策划细节,交给对方一一执行。这个过程看起来不该存在太多悬念和困难,可90后姑娘们发现,父母和亲戚虽勉强让出了“主导演”位置,却不甘心完全不插手,时不时要刷一下存在感,提几条态度强硬的婚礼意见。

  比如,安排婚礼座席时,阿林和老公决定让关系最亲密的大学朋友坐主桌。然而,正要将座席表发给网店制作打印时,双方父亲不约而同地打电话抗议,大呼小叫主桌怎能如此草率安排:“亲戚千里迢迢来一趟上海,不坐主桌说得过去吗?”就为了“主桌有谁”,阿林和老公不得不推翻已排了一星期的座席表,绞尽脑汁寻求一种“不伤大局,安抚父母”的妥协方案。

  “我在朋友圈刚发婚礼试妆的照片,两分钟后老妈要求视频通话,怒斥发型太丑,说什么也要重新设计!”小贝在群里连发了6个无奈“摊手”的表情。

  颤抖吧,90后!就算你万幸抢到DIY婚礼的权限,也别妄想能躲开父母无死角监控。在90后眼中,结婚是两个人开心的事,但在父母的思维世界里,婚礼是两个人让两大群人开心的事。

  闯过“父老乡亲关”后,90后又解锁婚礼焦虑症的第二源头:想得太多。

  反模版反俗气的90后,内心对婚礼个性有着极致追求。为了惊艳四座,可以在微博上关注数十家个性婚礼定制自媒体,每一家每一款都美若天仙,选择困难,实现更难。

  比如,阿林酷爱魔法题材小说,她设计方案里的婚礼现场,梦幻如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城堡,恨不能所有小伙伴现场骑上扫帚抓金飞贼。奇思妙想千千万,婚庆却说做不了。

  我想起电影《失恋33天》中,婚庆公司的黄小仙儿和同事们,会在下班聚餐中吐槽奇葩客户的奇葩要求。虽然当下市场挤满了“私人定制”的招幌,可能经受住90后脑洞的恐怕寥寥无几——阿林的婚礼策划师直接拒了她60%的魔法世界布置构想。

  其实,就算婚庆策划姐姐逆天完成任务,现场观众反馈也是一大未知数。比如,小贝的文青表姐,婚礼走中式古典风,连甜品台都风情万种:布丁杯坐在扁舟似的浅勺中,雪白的椰汁西米糕齐列于绿叶上,饼干外侧印着折扇扇面,马卡龙在古朴木盒中绚丽如珠……

  但能懂得这份心思的又有几人?甜品台布置好半小时,宾客还没来得及欣赏,满满一桌“江南诗意”,就被蜂拥而至的亲戚小孩连吃带拿消灭干净。他们吃饱散去,点心屑纷纷扬扬落在纹样典雅的桌布上。

  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个梦想泡泡迟早会戳破,婚礼做不到满分,考到合格就谢天谢地。

  婚期将近,90后已不奢望婚礼策划还能开出多少花儿,大家在冲刺阶段的主要矛盾,转化为忙碌工作与繁杂婚礼事宜之间的矛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第一快报系信息发布平台,第一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友情链接

第一快报 版权所有 QQ:169031802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本站内容采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告知